Mosaic.

一个辣鸡

aph大本命露中米耀
受不了亚瑟受……抱歉
所以米英真好 我选择all耀Ծ ̮ Ծ

时之歌舜老公和格洛饼儿的双痴汉
埃格大法好

【朝耀/莎燕】所有生命都是奇迹(1)

一点也不压抑

可能

校医sirx学生耀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这是你这个月第三次来这儿了。”

金发碧眼的英国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眯起绿色的眸子看向对面一脸随意的男学生。

“这有什么。”男孩吹了声口哨,“男子汉嘛,一个月总要打三四回架。”

“可今天才四月三日。”

亚瑟·柯克兰嘴角一抽。

“四月是个压抑的月份,年轻气盛的我要多多发泄。”年轻气盛的男孩怂怂肩,金色的眼睛瞟到亚瑟电脑桌上一盆仙人掌,“哇哦,它开花了,奇迹。”

“……有什么不可思议的。”

“我家的仙人掌没开过花。”

“……我搬到这个办公室的时候它就开着花。”

“那它一定在这儿待了很久。”男孩眨眨眼,“是个老伙计了。”

“别用那种美国人的腔调说话。”亚瑟加大手上擦拭的动作,如愿的看到王耀龇牙咧嘴的发出一声惨叫。

同时,疼痛的刺激也让他眼里蒙上一层水雾。

亚瑟被那种水汪汪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,侧过头去咳嗽几声,放轻了动作。

“想不到你还会养植物。”校医尴尬的扯回话题。

“……是我妈养的。”王耀突然低下头 “她喜欢植物。但是那株仙人掌都五年了,还没开花。”

“哦,那它要么是营养不良要么是死掉了。”年轻的校医撇撇嘴角。

王耀没答话。

亚瑟有些惊讶于这个小王八蛋也会有这么乖顺的时候,或许是疼痛的作用,他想。

同时他也想起,去年期末家长会时,那个拉着王耀的手走进教室,一脸恬静温婉的黑发女子。

“真是位温柔优雅的夫人。”他感叹道,又看看面前身上青紫交加的王耀,“她的儿子有她一半美好就好了。”

他忘了那个时候王耀的母亲紧拉着他的手,但是王耀却一脸厌恶的样子。

亚瑟的本意是开玩笑,却没想到王耀在下一秒就如一只发了怒的老虎,猛地从椅子上弹起来,刚刚上好的纱布都掉在了地上。

“别想。”他咬着牙,“别想让我成为那副鬼样子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午夜十二点。

王耀和一群醉醺醺的狐朋狗友道别独自回家,上楼的时候他没有刻意放轻脚步声,他知道王春燕没有睡。她可能在为了新的设计稿发愁,也可能专门等着他回家。

无论哪一种,无论他多晚回到家,家里的灯光总是透过窗户,远远就能看到。

王耀极力忽视心中的疼痛。

到了门口,他刚刚摸出钥匙,门就打开了。

一脸疲惫的王春燕穿着正装,显然是根本没有准备睡觉。

“耀……”

她揉揉眉心开口,王耀却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去,没有换鞋子,鞋底的泥泞聚在光滑干净的瓷砖地板上突兀滑稽。

“耀!”

王春燕的声音高了八度,作为一个追求完美的设计师,她有不小的洁癖与强迫症,可她的儿子却一次又一次挑战她的底线。

王耀没有理会母亲的叫声,他正专注于在冰箱里寻找一支奶油味的雪糕。

“没有那种东西,我全都扔掉了。”

王春燕在他身后说,她皱着好看的柳叶眉,看着儿子衣服背后一道一道的划痕和各种颜料涂抹的字迹,深吸了一口气。

王耀没有回头,他撕开一包配菜用的火腿肠拿出一根咬了一口,把包装纸吐在地上。

“不……耀!”王春燕是真的怒了,她上前揪住王耀的衣领把他拖到沙发上,却看见他脖子上星星点点的紫红吻痕。

“……天啊……王耀你做了什么!?”

王春燕直接吓得退后几步,她只知道王耀在学校打架斗殴不务正业,也常常会夜不归宿和朋友出去玩,她劝了多次毫无用处,却也只以为王耀仅仅是这样罢了,却没想到事情发展的出乎她的意料。

“女朋友的。”王耀挑挑眉,“外国姑娘,可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一个凌厉的巴掌落到他的脸上。

“王耀!你太让我失望了!”

王春燕揪住他的衣领歇斯底里的吼叫,一丝酒味窜入她的鼻尖。

“你还喝酒了?你?!”

“我没有!”

王耀毫不畏惧的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直视他发狂的母亲,“我没有碰那种东西!!”

这是真的,王耀不会喝酒。

虽然他身边那群所谓的朋友一个个爱酒爱烟,可王耀对这两样的东西都排斥的不行,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,闻到烟味就咳个不停,一口啤酒更是被呛的眼底水雾升腾。

曾经他的朋友之一的阿尔弗雷德见了他这副样子,吞了口口水说他真是像个姑娘。

然后王耀给了他一个爷们儿的拳头,当然他自己的脸上也肿了一块。

可是王春燕已经听不进去了,她的心都被愤怒与恐惧填满,看着曾经优等生的儿子变成这样,她这个母亲的心底痛的无法呼吸。

余光瞟到王耀长的过分的头发,王春燕的怒火更加炽烈,她死命的揪扯着王耀的头发,一声又一声的吼着:“剪掉它!剪掉!!”

“绝对不要!”

疼痛让王耀惊叫出声,可他却仍没有任何放软态度的样子,依然毫不示弱的瞪视着王春燕,直到眼泪盈满他倔强的眼睛。

王春燕呆呆的看着双目通红的儿子,眼泪也顺着她的脸颊滑落下来。

她颤抖的松开扯着儿子头发的手,抱住了浑身颤抖的王耀。

这个晚上仍然是不眠之夜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王春燕曾不止一次对王耀说过,你为什么不能像我一样呢。

像你一样什么?

王耀没有问出口。

像你一样窝囊?

一样虚伪?

一样偏激?

一样无用?

王耀没有问出口。

他也知道王春燕希望中的他,其实就是她狭小心灵之中,希望的她自己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亚瑟·柯克兰觉得世间的不可抗力除了地震海啸等一切自然灾害,还得加上王耀的脾气。

昨天还怒气冲冲的吼他然后一脚踹开门跑了出去,今天就又笑眯眯的坐到了他的对面。

“出去,保健室不是你逃课的地方。”

柯克兰校医揉了揉酸痛的眉心,看着手腕儿上的怀表,好家伙,实打实的上课时间。

“谁说我逃课了?”王耀翻了个白眼,又马上换成一副乖巧的表情,拿自己那双具有欺骗性的金色的大眼睛紧盯着亚瑟的脸,强行忍着因为那双粗眉毛快要溢出的笑意,“我来看病。”

“你能有什么病?你就只有打架落下的伤罢了。”

亚瑟挑挑眉毛,然后尴尬的看见对面的人笑裂了脸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柯克兰老师不是我说你……看见你刚刚的表情我感觉世界还是美好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黑发的小王八羔子金色眼睛笑的弯弯的,这是他为数不多真实的表情,平时皮笑肉不笑的他,眼底都结着坚不可摧的冰层。

现在这冰层被自己的眉毛给瓦解了。

很好。亚瑟·柯克兰一点也不愉快的想。

“好了老师,其实我是来找你要点儿东西的。”

王耀擦了擦眼角溢出的泪花,敛去嘴角那丝还未退下的笑意,“你这儿有酒精吗?”

“……哈?”

亚瑟不是很懂王耀的脑回路,下意识以为王耀是要给身上伤口擦酒精,指指桌上的半瓶医用酒精,却不想王耀会直接把它拿过去,开盖就是一大口灌进肚子里。

“fuck!”

柯克兰老师觉得他的绅士修养在遇到王耀后就全被这厮给吃掉了,不然也不会吓得直接爆粗口。

“这是药用酒精啊,怎么能喝!你是笨蛋吗?!”

亚瑟拍着不停咳嗽的王耀的背,好气又好笑的给他倒了杯水,王耀二话不说拿着清水往喉咙里灌,毫无疑问呛的更严重了,差一点没喘上气。

等到好不容易缓上来,王耀扭头望向一脸嫌弃的亚瑟,咂咂嘴,特别委屈的苦着脸:“又苦又冲,太他妈恶心了。”

“你好意思哦?”

亚瑟直接气笑了,不管怎么样,医用酒精喝下去对身体还能好?这个小王八羔子有没有把自己的身体放在心上?

尤其是他现在还一脸无辜,委委屈屈的样子,那双眼睛……操,那双带着眼泪的金眼睛……并且现在王耀的脸红的要命,因为刚刚缓过来,不停的喘着气,酒精的刺鼻味道令他难受的皱着眉,过长的头发有一缕还黏在嘴角……不知道为什么,很引人犯罪。

有了这个想法的亚瑟转过身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。

“所以,你究竟为什么要酒精?”

柯克兰老师艰难的回过头看着翻着白眼干呕的王耀,后者已经快要去掏自己的嗓子眼儿了。

“我要学喝酒。”

“……你是来逗我笑的?”

被王耀一脸认真的注视了三十秒的亚瑟放弃抵抗,“行。那你干嘛不去买瓶酒?”

“没钱。”王耀把裤兜和衣兜都翻给亚瑟看,什么都没有,还有一个袋子破了洞。
“再说你这儿还有现成的。”

“……医用酒精和酒有啥区别你不知道吗??”

气的亚瑟想要掀开他的头盖骨。

“没事儿,反正我有个中国胃。”

王耀拍拍自己平坦的肚子毫无压力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亲爱的,艾米丽,往这儿亲……对,真乖……”

五彩斑斓的灯光打在舞池里疯狂扭动的男男女女身上,眼花缭乱的令人作呕。

王耀搂着比自己还要高一头的美国姑娘一起摆动,白色的衬衫上全是红色的唇印。

艾米丽低声的笑着,伸出桃粉的舌头轻轻舔吻王耀的脖颈,涂着宝蓝甲油的手指在他的腿上不安分的跃动着,却自动避开关键的部位。

“亲爱的可还没有成年呢。”

她娇笑着吻了吻王耀的侧脸,与其说是她为了王耀着想,不如说是她对王耀眼里的冰霜的惧怕。

她知道这个男孩并不是来寻欢作乐,他滴酒不沾,邻桌有人抽烟就会低骂一句去跟隔壁吵架,差一点进了局子。他和姑娘调笑但从不接吻,却总在脖子上留下吻痕,让人忽略他眼底有多明净。

艾米丽抿唇,她猜不透王耀的想法。

但是比起这个,尽管是逢场作戏,她还是想要和这个少年玩儿的尽兴,毕竟她是真的挺喜欢这个男孩儿。

所以艾米丽拿起自己的威士忌正准备和王耀的橙汁碰杯,却惊讶的发现他手里握着一杯啤酒。

一大杯白沫上涌冒着冰气的啤酒。

“耀……你怎么了?”

艾米丽是真的惊到了,王耀在这家夜店待了三年,她也陪他玩儿了三年,没有哪一次他沾过酒,总是换着不同类的饮料,她还记得有一次王耀的同伴开玩笑灌了他一口酒,王耀直接双目赤红的把他打成粉碎性骨折。

她甚至还猜测过王耀是不是酒精过敏不能喝,可是这家伙闻到酒味只会显出极大的厌恶,应该是自己本身不爱喝酒,所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?

“没什么。”

王耀拿起杯子灌了一口,眼中仍带着明显的痛苦与厌恶,仿佛喝的不是一杯普普通通的冰镇啤酒,而是什么味道恶心的药剂。

“我觉得我应该长大了。”

王耀搂紧艾米丽的腰,把头埋进她丰满傲人的双峰中摩擦。

艾米丽身躯一紧,严重怀疑那是一杯假酒。

喝了一口就开始耍流氓啊……?

以前虽然也有过这一类的身体接触,然而一般都是玩笑一样的,并且都是她主动。

现在王耀突然这么……真的又把她吓了一跳。

长大也不是这么长大的啊?你说的是这个长大还是那个长大啊!!

再说起来要耍帅喝个什么啤酒,你好歹也拿个鸡尾酒啊……还只喝一口……

然而王耀并不知道艾米丽的内心活动有多丰富,他只是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望着艾米丽蔚蓝色的大眼睛,继续在她小麦色的肌肤上摩擦,痒痒的感觉让光滑的肌肤上凸起一层小小的疙瘩。

妈的这个人在玩火。身经百战的艾米丽吞了口口水。

如果不是知道这厮真实的性格,她可能真的把持不住直接把他拐上床了。

王耀见她一点反应都没有,有些小小的委屈,声音都带了层鼻音:“……不喜欢……么?”

跟平常比起来一股子奶味的,软乎乎的声音,微微挑起来的尾音撩的艾米丽浑身发抖。

她咬了咬牙,正准备捧着王耀的脸来一个法式热吻,然后她就发现王耀的眼睛合上了。

……wtf???

艾米丽有些慌乱的拍拍王耀的脸颊,害怕他出什么事,酒吧里震耳欲聋的声音让她更加慌乱,将头凑向王耀那一边,然后她听见了细微的鼾声。

艾米丽·f·琼斯,体会到了什么叫绝望。

泄气的松开王耀的肩膀任他倒在沙发上睡的沉稳,艾米丽觉得今晚她过的可真他妈刺激。

酒吧忽闪忽闪的灯光打在王耀脸上一会儿明一会儿暗,艾米丽烦躁的抓了抓自己漂亮的棕色头发,掏出了手机。

“嗨亚瑟,你睡了吗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别问我为什么有莎燕

还是年下我跟你们讲(烟)

评论(4)

热度(27)